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看点 > 正文

开在秋天的兰香草(原创诗画)

2020/9/17 5:48:50 来源:红景天S 浏览:

秋天的花

开的就是一份淡定从容

纵横阡陌

兰香草以她独特的蓝色吸引了我


喜欢一切带兰的植物

譬如兰草 惠兰 吊兰

香不在外形而在内质

由内而外

保持着花中君子的气节


兰香草长在丛丛的杂灌中

她散发着薄荷一样的芳香

山薄荷 人们这样叫她

而我只习惯叫她兰香草

仿佛她是从《诗经》中走出的植物


这忧郁的蓝色总让人想起勿忘

秋风吹起的九月

兰香草开在迷雾的山岗

她只专注于朴素的美丽

静静地芬芳

看看网友怎么说

愚弟贞贞:我也喜欢

画画和纸艺:文采好,摄影的照片好的可以去办画展大家来参展

心也淡化:彯亮

启航20:花照得好,文写的棒[赞][赞][赞]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YANG:一花一草皆有生命,喜爱兰香草的内质———“她只专注于朴素的美丽,静静地芬芳”。[玫瑰][玫瑰][玫瑰][赞][赞][赞]

恭谦:诗写得好[赞][赞][赞]图片拍得美[玫瑰][玫瑰][玫瑰]

红景天S:蕙兰[玫瑰]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笺记——花何在?果多来,我倦欲眠卿且去

    我的花1.当七月的第一天匆匆走过,七月第二天的晨风早早就打开了门。我勤劳的东邻大娘早已经“荷锄南山”了。我一边刷着牙,一边和她打招呼,她正在“除草”呢。她说我听:“看,土要这样翻,既除了草,又把边上这些草捂在了下边。”我一个劲儿点头。可是,我忽然两眼瞪大,发觉了什么,我牙刷停住,满口白沫:“大娘,我

  • 乡愁散文:看露天电影

    岁月就像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留不住,也挽不回,偶尔有几朵浪花掀起涟漪,让人禁不住回想那时难忘的一幕幕,不管快乐的还是难过的都是最美的记忆,也是人生中不可复制的。有时候,我对一些已经老旧而且已经被时代所抛弃的东西深怀眷恋,并不是因为它们有多么的美好,而是我曾经经历过、曾经拥有过。或许那一段时光在当时看

  • 成长就是,爱恨分明,去留随意

    或许成长就是不断长大,不断明事理过程。你有没有发现,现在的自己比以前坚强一点了。那时候,仿佛一切都会牵动着自己的情绪,一个眼神,一句话又或者仅仅是一个人。曾经为了别人的一个眼神而难受,曾经为了别人的一句话而哭的昏天暗地,曾经为了朋友的去留而暗自伤心。更有甚者,很多时候,自己都是以最低的姿态出现在朋友

  • 三十多岁的年龄才开始做时尚买手,三十多岁做时尚买手,会因为年龄影响求职吗?

    三十多岁的年龄才开始做时尚买手,三十多岁做时尚买手,会因为年龄影响求职吗?

  • 那些舌尖上的记忆,穿透生命的味蕾

    文|唐树勋如果是在春天的四月里,我家南坡那块地里的青葱正悠然生长。母亲就扯回一大把,在井边洗净之后,切碎,敲了两个鸡蛋放入一个青花瓷的大碗里与青葱搅匀。"嗤啦"一声倒进锅里。立马,一股浓浓的香气直接从我家灶屋里飘出来,顿时整个村子的上空都飘浮着一种香气。那一餐,我一定会比往常多吃两碗饭。可以说,那大

  • 请保持沉默

    原创李不太白123爱吃兔子的草昨天多年前看《三体》,学到了一个词:黑暗森林。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 孙静的文学作品:远方的家·村边那条河

    那年我16岁,中午骑着自行车去村子西边的田地里给正在浇地的妈妈送饭。村西边有一条南北方向的河,小桥西边大约一百米处修建了水闸,这条河及这水闸是当时周围村子里孩子们的唯一“乐园”。礼拜天孩子们成群结队相约来这里玩耍,所玩耍的项目无非就是在河坝上采野花,捉迷藏,逮蝴蝶,也用树枝捆绑成扫帚的形状去捕蜻蜓,

  • 2021高考作文素材:世界文学名著中经典语录汇总

    向学霸进军汇总整理2021高考作文素材之世界文学名著中经典语录,供大家参阅!《百年孤独》[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1.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2.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

  • 乡村里,老娘亲的腰

    文:刘金图:来自网络乡村里,老娘亲的腰田野里老娘亲的腰弯下伺候着绿眉毛绿眼睛的孩子们弯得像绿色的大问号俯向黄土地,叩问二十四节气里的风霜雨露院子里老娘亲的腰弯下弯得像一叶新月挂在深蓝的夜空无论有风无风的日子细心测量着一家人的生活寒暑厨房里老娘亲的腰弯着弯得像一张弓在虚弓未引弦的意境里锅、碗、瓢、勺都

  • 请给我时间,陪父母慢慢走!

    前不久和其他人聊天,说到父母的年纪,我的心里很难受,因为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有意回避,不敢轻易触碰,其实好久以前我就发现了他们真的老了,只是我不想要承认罢了。现在的我一事无成,最大的遗憾就是,在父母本该享福的年纪,我依旧是个不成器的样子,依旧是他们的负担,还在为我的债务发愁,也是最放心不下的牵挂,生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