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信息 > 正文

HAYA乐团改编《千年等一回》:我们不去比了,就是玩儿

2020/9/14 14:49:35 来源:原创 浏览: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刘丽宁

在《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和超级斩合作改编《千年等一回》,是HAYA乐团最放松,玩得最开心的一次。

两位女主唱——黛青塔娜、酸,一个演白蛇,一个演青蛇;马头琴演奏家全胜演呆萌许仙,撑一把伞,遗世独立;五位乐手——宝音、希博、阿勒、文件夹、元帅,演兴风作浪的法海和四小妖。

回想起来,塔娜还是忍不住笑场,“全胜拉完开头那段旋律,没什么事可做,就在最高点,打一把伞站着。那天在小酒店,我们几个人围着一张床讨论这个创意,都笑翻了。”

开心是因为好不容易玩了一把,“整个节目从头到尾在比赛,搞得所有人特别紧张,我们突然想,能不能搞笑一下?我们不去比了,我们就是玩儿。”全胜回忆。

塔娜还记得选歌那天的场景,“她正好穿了一件绿裙子,我正好穿了一件白裙子,我们一看彼此,原来是注定的,很自然分配了角色。酸的硬核嗓音和小青的性格很像,有攻击力、杀伤力,爱恨分明的感觉。”

HAYA乐团

这期节目9月12日播出。这一天,HAYA来到上海,为11月在上海音乐厅的音乐会打前站。在记者的呼声中,他们即兴合奏了一曲,就连音乐厅的柱子,都被他们当成了打击乐器。

全胜希望,精选HAYA在“乐夏”等综艺里最有意思的内容,以及乐团专辑里的经典,用汉语、蒙古语和英语三语种,做一台音乐会。

塔娜笑说,这是2.0版的HAYA,“我们不走套路,这一首歌和下一首歌肯定不一样,但这种不一样,你只有在一整场音乐会里才能看到全貌。只通过一个综艺想了解HAYA,不过瘾!”

“塔娜把我的好酒全喝光了,酒量大涨!”

“可能在很多观众眼里,‘乐夏’就等于摇滚的夏天。但音乐很丰富,不能只局限在一个圈子里,‘乐夏’也在拓展,所以吸纳了HAYA。看‘乐夏’的人都喜欢live house,但HAYA这么多年几乎没去过,都是在剧场,对大家来说我们是新面孔。”

HAYA是节目里唯一一支世界音乐乐队,又疲惫、又过瘾、又快乐、又悲伤,塔娜这样形容在“乐夏”的经历。

全胜和塔娜最开始并没有关注节目,但阿勒和希博非常喜欢,把第一季推荐给他们补课后,大家热泪盈眶。刚好节目组找过来,双方一拍即合。

“‘乐夏’确实填补了其他综艺所没有的真实感,包括乐队之间的冲突、对比赛的恐惧。这些真实的情感和内容打动了我们,所以我们决定去参加。”全胜说。

2006年成团以来,HAYA的宗旨是做“以民族音乐为基础的世界音乐”,但这个节目不只是民族音乐、世界音乐,还有很多挑战,比如,改编他们以前从未涉及过的音乐。

HAYA改编王嘉尔的《Papillon》

节目中,HAYA改编过王嘉尔的《Papillon》(巴比龙),将现代嘻哈音乐改编为世界音乐,颠覆了原始曲风,王嘉尔点赞HAYA改编巴比龙#的话题也在微博掀起热浪;HAYA还与歌手Yamy合作了《昆仑山牧人》,讲述了一段关于“守护”的故事,赚了不少人的热泪;HAYA与超级斩合作改编《千年等一回》,更是用摇滚和重金属颠覆了所有人的童年回忆。

HAYA与超级斩合作改编《千年等一回》

比赛任务紧,有时候三天必须弄出一首新歌和歌词,塔娜写歌词能力最强,任务就交给她了。塔娜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找到灵感。好几次,她把自己关在录音棚,不吃饭,只喝酒,8个小时不下来。全胜就把饭送到门口,再轻轻把门关上。

比赛让乐团的凝聚力更强了,所有人的技术都提高了,塔娜的唱腔和肢体表现力也有了很大进步。在每支乐队身上,塔娜都看到了他们不具备的优点,比如五条人的释放、松弛、知行合一的状态,木马、大波浪、重塑、Mandarin、福禄寿都自成一派,丰富多彩。

节目也让久困在家的HAYA,重回现场,他们上一次在舞台上演出,还是年初在芬兰。疫情期间,很多朋友去做直播了,但在他们看来,直播无法替代人与人面对面分享音乐的那种快乐。

“有一个事我要跟大家爆料,疫情期间,塔娜把我的好酒全喝光了,酒量大涨!”全胜笑说。

两人有一个2岁的女儿,塔娜被关在家带孩子,美好和疲惫交织。塔娜笑说,喝了酒可以把她送到快乐星球,自由飞一会儿,“每天我要有几个小时的独处,那段时间对我很重要,我需要写歌词、需要看看我自己。”

塔娜也开始研究自己的声音。以前,练声只是为了准备下一个演出,疫情让她有了时间死磕,发现自己原来有那么多课一直没补上,有那么多问题一直在忽略。

“全胜老师特别严格,给我布置很多我无法胜任的任务,我一个人练声的时候,会自己跟自己发脾气。但跟自己较真完后,你会发现,你又宽了一点。”

“我用了很多年,才把声音一点一点找回来”

塔娜有一把空灵的好嗓。她出生在青海湖附近的小城德令哈,母亲是当地有名的民歌手,多年来骑着马、端着酒搜集散落在草原上的民歌,这些歌谣也滋养了她。

全胜认识塔娜是在做完专辑《狼图腾》后。期间,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主唱,太传统的歌手不是他想要的类型。

有一天,二人录歌到凌晨三点半,找不到感觉,全胜拿起吉他开唱“月光下”,塔娜即兴接上“鲜花在盛开”,全胜很快又唱出“故事在风中流淌”……“我一下发现,这才是我想要的主唱!她有一种灵性,不是特别传统,从此塔娜就成了我们的主唱。”

全胜的认可给了塔娜自信。在此之前,她曾深陷“学院派”的窠臼,完全不喜欢唱歌了。

HAYA乐团

塔娜从小听母亲唱民歌长大,考到中央民族大学声乐系后,她开始接受正统的声乐训练,发现二者差别巨大,甚至不相容,必须抛弃一个。

塔娜当时没有很强的分辨力,她开始怀疑,唱歌到底是什么、音乐到底是什么,自信心跌到低谷。

“那时候我看乐队演出,就觉得很舒服、很自由。走过地下道看到流浪歌手唱歌,也能唱到我心里。我就反思我该怎么唱歌,同时我又在接受声乐教育,我不知道怎么唱了,声音出不来,出来也不好听,没有办法辽阔。你的声音和你的心失联了。”

第一次在全胜的录音棚唱歌,塔娜的声音把他吓到了,没有学院派的腔调,原始的魅力也不见了。很长一段时间,塔娜封闭、孤僻、怯懦,明明要站在舞台上,但她恰恰想逃跑。

这也是为什么她爱喝酒,“我需要一个狂野的东西在身体里,把我内心的恐惧暂时消除,我可以更投入地和自己相处。”

重新找到自己的过程特别难,全胜一直在给她加油打气,“他说你不用怕,我等着你,我会慢慢引导你。我用了很多年,才把声音一点一点找回来。”

2010年以后,塔娜才慢慢开始会唱歌了。所谓的“会唱歌”,是声音她认可,同时,可以在一个地方演专场。

“第一次他拉我到剧场,演出之前那几天,我都在哭。我太害怕了,大学经历导致我恐惧,这种恐惧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消化掉的。你需要不停地练,和这么多优秀的音乐家在一起,我提升了很多,我的状态从没像现在这么好。”

塔娜如今的自信不是盲目的,而是非常笃定自己想要什么,她也不想打破舒适圈,“我觉得我的舒适圈还不够大,我只想扩展我的舒适圈。”

和这对夫妻档音乐家合作,是不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个问题一出来,大家都笑了。

“不危险。”吉他手希博笑说,HAYA成团之前他们都是一个学校的,默契很早就建起来了,“比如塔娜出一个旋律,唱一下,大家就用乐器跟着她,在玩的过程,音乐的样子自然就出来了。大家的方向基本一致,所以没什么危险。”

打击乐手宝音却觉得,挺危险的,“我们已经走了14年了,人生能有几个14年,又有几个朋友会在一起14年?”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张亮亮

看看网友怎么说

袁湘杨:很喜欢HAYA,但是“我们不比赛,就是玩”之类的话,真的是太假了,还无数次的出现!

涂刺儿:我觉得乐夏利用了那些摇滚情结

司徒南轩:看了,其实改的还是不错的

madebill:主唱真美。但他们的音乐真心一般

FreudCheung:不太喜欢这种风格,他们的音乐也确实做的一般!西方乐队底子加民族乐器加女高音仅此而已,没什么新意。擅长营造气氛氛围,律动性不强,乐器节奏单调缺少变化!属于器乐综合型乐队,不入流的水平!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向佐不陪产郭碧婷另有原因?称签证手续太复杂,否认自己是妈宝男

    9月14日,网上曝出了向佐在节目中接受采访的内容。当被问到大家很好奇的为什么没有陪产妻子郭碧婷的问题,向佐回应到说当时因为自己去不了台湾,即使隔离了14天,签证也很难搞,手续很复杂,所以没有到场。之后向佐还回应了很多人叫他妈宝的事情,他说到自己觉得对于这个称呼是无所谓的。向佐表示妈妈对自己很好,没有

  • 曾黎曾被称“中戏第一美”,43岁魅力未减,穿橙色礼裙令人惊艳

    曾黎作为一直被大家公认的女神,虽然她在演艺生涯当中没有大红大紫,但是她的人气和热度一直都是居高不下。她不争不抢高贵却不高傲的气质总是让人折服,现如今她已经43岁了,但美的依旧落落大方。在着装打扮方面也适宜得体,从不为了博得大众眼球而穿一些浮夸又个性的服装,总是很符合大龄女性的成熟韵味。一般每个女性的

  • 张靓颖新说唱歌曲揭开伤疤,上热搜,韩红发文力挺

    ☞欢迎戳右上角关注,每日分享精选娱乐消息近日,张靓颖在最新一期《中国新说唱2020》节目中,又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失误,在舞台上演唱的过程中,有好几处忘记了歌词,观众们对此表示谅解,张靓颖却无法原谅自己,深深的自责、内疚,以致在表演结束后的采访时,热泪盈眶。张靓颖流着泪难过的说:“我本来会以为,我会留

  • 《爸爸去哪儿》的村长李锐,主持了一档二胎真人秀,我连追3期

    小倩经常在各种短视频经常刷到这个红衣小姑娘,一颦一笑皆动人。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她是翻拍版经典影视作品《小戏骨:放开那三国》里的貂蝉。看的演绎活灵活现,被小孩子的演技给“惊”到了。除她以外,竟然还有一批和她一样人小戏却精的00后。说到这儿,不得不提这批“小戏骨”的背后团队——潘礼平团队。它是湖南广播

  • 被官方点赞是当代花木兰,她是真正的中华儿女,刘亦菲做了什么?

    9月11日在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不吝溢美之词,为刘亦菲点赞。当时记者问道:”由于花木兰的影片的片尾部有关于鸣谢新疆的字样,在因为在拍摄时新疆为摄制组提供了便利;另外影片主演刘亦菲有过撑港警的言论,所以有关国际人权组织声称要对《花木兰》进行抵制,你对此有何看法?赵立坚表示:她是当代的

  • 黄子韬父亲因病去世,亲人去世,为何长辈一滴眼泪都没有

    9月11日,黄子韬父亲黄忠东先生不幸因病去世,享年只有52岁。而在此之前,黄子韬和父亲还一起参加过综艺节目,父亲的身体在节目中看起来非常不错,硬朗,说话也十分有底气,可是病来如山倒,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早在半个月前,有粉丝爆料黄子韬父亲因胰腺癌晚期退出了很多工作,谁能想到,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天人

  • 张国荣64岁生日,唐鹤德晒生前旧照,以哥哥的经典歌曲以表思念

    9月12日是逝者张国荣的生日,他的好友唐鹤德和往年一样,为他发文庆生,并且再次将张国荣生前珍贵旧照搬上台面,以示想念。照片中的场景是张国荣生前庆生的画面,虽然张国荣距今已离世多年,但他那委婉的笑容犹如重现,就好像是今天、明天一样。唐鹤德的配文御用了张国荣的《共同度过》中一句经典歌曲:“分开也像同渡过

  • 「韩娱」机场抓拍:和戏中不一样的玄彬,浑身肌肉感爆棚

    배우현빈이요르단에서영화교섭촬영을무사히마치고12일오후인천국제공항을통해입국하고있다.演员玄彬在约旦结束了电影《交涉》的拍摄之后,(12日)当地时间下午时分通过仁川机场入境。该片根据2007年塔利班挟持韩国人质事件而改编;在2007年7月,阿富汗一群23名韩国籍基督教传教士及志工被塔利班成员挟持为

  • 明星真实一面,杜海涛动手,胡歌为老人跪地,田馥甄为粉罚15w

    文/鹿仔.在20年前,追星还是一个贬义词,会被人看不起。大家能想到的追星也就是疯狂追堵明星,为偶像倾家荡产,看到偶像公开恋情就无法承受自我伤害。追星追到不是自己跳楼,就是逼到父亲跳海。好在偶像带来正能量的事更多,一些人为了让自己以正面积极的方式离偶像越来越近,努力学习、创业,成了某领域的佼佼者。喜欢

  • 正午阳光新剧《乔家的儿女》开机,白宇、朱珠等现身横店

    新京报讯(记者吴龙珍)9月12日,由正午阳光出品,张开宙执导,侯鸿亮担任制片人的电视剧《乔家的儿女》在横店开机,导演张开宙,制片人侯鸿亮,演员白宇、张晚意、刘钧、朱珠、刘琳等剧组演职人员等现身。《乔家的儿女》开机现场。白宇朱珠刘琳据悉,电视剧《乔家的儿女》改编自同名小说,原著作者未夕担任编剧。该剧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