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看点 > 正文

荷兰战役:世界第一个战役规模的空降作战,德军惨胜

2020/9/17 6:09:33 来源:原创 浏览:

荷兰是位于德法之间的一个小国,濒临北海和英吉利海峡,同卢森堡、比利时一道习惯上被称为低地国家。荷兰境内绝大部分为平原,中部为丘陵地带,南部与比利时接壤处是阿登高地,海拔仅300米,二战爆发后,德军为了绕开法国重金打造的马其诺防线,希特勒决定从低地国家打开进攻法国的突破口,而荷兰则是德国为实现其目标必须攻取的国家。

为了抵御德军的侵略,荷兰修筑了一条坚固的防线,称为“荷兰要塞”,即鹿特丹、阿姆斯特丹、乌德列支和海牙地区,这一地区有海湾、河流和大面积水域,构成了良好的天然屏障,而且东有北临艾瑟尔运河的格雷伯筑垒地域,南有从瓦尔河到鹿特丹的防御工事做掩护,"荷兰要塞"是荷兰中枢神经所在地。它是整个荷兰防御工事的核心。德军在战前对“荷兰要塞”已经做了详细的侦察,德军将领们为了攻取荷兰这道坚固防线可以说是煞费苦心,最后他们决定提前成立五个伪装的谍报局特别营,他们要按照荷兰边境警察的服装来伪装自己,渗透到荷兰境内,攻占并且保护重要交通桥梁,阻止荷兰军队炸桥。

虽然荷兰事前已经得知德军即将入侵的情报,但他们仍然拒绝英法联军邀请其加入盟军的邀请,他们试图像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可以继续保持中立,然而他们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希特勒为了称霸欧洲不会允许荷兰独善其身的。

荷兰是一个人口密度大、有纪律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国家,但是其军事力量太薄弱了,和平时期对军事发展和国防建设极不重视,荷兰缺乏训练有素的军人和武器,军队火炮严重不足,八个步兵师的人员编制只有正常编制的一半。在战前国防工事建造方面,荷兰在全国共兴建了2000个碉堡,但是碉堡坚固程度远远不够,不足以阻止外部敌人的入侵。其邻国比利时建造的埃本埃马尔要塞在当时世界范围都可以称之为现代化要塞,但在荷兰根本没有以此标准建造的要塞。经过战前紧急动员后,荷兰军队兵力达到了48个步兵团以及22个步兵营。

虽然荷兰军队人数得到了扩张,但是其武器装备却严重不足。荷兰军队有两个中队的装甲车辆,共配有24辆M36/38坦克。另外12辆M39坦克仍在装配阶段,无法投入作战。荷兰军队装备的重型武器有:310门克虏伯75毫米野战炮, 52门105毫米博福斯榴弹炮,少量克虏伯125毫米火炮,40门150毫米sFH13火炮、72门克虏伯150毫米L/24榴弹炮和28门维克斯152毫米L/15榴弹炮。当时的荷兰空军体制上是陆军的一部分,开战当天共有155架飞机,但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过时的双翼机,根本无法与德军先进的空军战机相抗衡。

1940年5月10日拂晓,德军正式发起了对荷兰的进攻,进攻荷兰的德军为"A"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共10个步兵师和1个伞兵师、1个机降师,指挥官是库赫勒将军。德军对荷作战计划是:以空降兵的突然袭击保障地面部队快速越过荷兰边界, 突破哥雷比-皮尔防线的防御,向鹿特丹、海牙两地进击。

为防御德军入侵,荷兰军队也在积极备战,但由于荷兰军队兵力有限,不足以防守由马斯特里赫特到北海的400公里长的边界,因此荷兰军队设置了3道防线:在边境地区只部署少量兵力,构筑有一般的筑垒阵地; 而后便是哥雷比-皮尔防线,荷兰在这一防线上部署了重兵,荷兰军队10个步兵师被部署在这一防线组织防御;最后便是"荷兰要塞"了,这也是荷兰防御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被突破,那就意味着整个荷兰的失陷。

由于德国与荷兰在军事实力上的过于悬殊,在第二道防线上荷兰军队还做了最坏的打算,必要时可把下莱茵河、马斯河和瓦尔河的防洪坝打开,以大水在这一地区构成障碍,以迟滞德军装甲集团军的快速推进。训练有素的德军当然也意识到了荷兰将会利用水障进行防御,为了使德军的装甲部队避免遭受洪水的威胁,在德国地面部队突破主要防线的时候,需要同时攻占上述三条主要河流上的要害桥梁,以保障德军迅速通过。而这项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德军精锐的空降部队身上了。

德军第7空降师师长斯图登特奉命制定作战计划,他命令德军第22机降师的两个团和第7伞降师的1个营,由第22机降师师长斯庞尼克将军指挥,首先以伞降的方法夺占海牙周围的瓦尔肯堡、奥肯堡和伊彭堡3个机场,然后再机降两个步兵团,攻入荷兰首都海牙,俘获荷兰皇室、政府机关和高级指挥部成员,瘫痪荷兰国家的中枢神经,同时阻止这一地区的荷兰部队向受威胁的哥雷比-皮尔防线增援, 并使荷兰空军不能使用"荷兰要塞"的军用机场。

德军第7伞降师的4个营和第22机降师的1个团,由斯图登特亲自指挥,主要任务是夺取瓦尔港机场和鹿特丹的维列姆大桥、多尔德雷赫特大桥、 默尔迪吉克大桥,为正面进攻的德国第18集团军打开进入"荷兰要塞"的通道。德军为保证成功夺取和扼守住这些桥梁,除使用伞兵直接在大桥附近伞降外,在瓦尔港机场还将机降1个步兵团,作为预备队,以支援攻占各桥的战斗。

德军参加空降作战的总兵力为1.6万人,其中伞降部队4000人,机降部队1.2万人,由第2航空队约500架容克-52运输机负责运送。如此大规模的空降行动,使用了德国西部的威塞尔、明斯特、利普施塔特、帕德恩博等9个机场为空降出发机场。空降纵深为40至100公里。为了达成最初空降的突然性,德军规定运输机从北海上空绕道飞行,从西北方向由海上进入目标。

其实在德军空降行动的前几日,荷兰情报部门就获取了德军即将进行空降行动的计划,荷军总司令温克尔曼中将对德国空降部队突击"荷兰要塞"的威胁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因此从5月7日起,荷兰军队便采取了一系列反空降措施:在大桥和公路等重要地段上设置了地雷和其他障碍物;加强了机场、城市的警戒和伪装;加强了值班飞机和增加了高射火器;在沿海组织了猛烈地对空火力。

1940年5月10日凌晨,德军出动了大批航空兵同时突袭了荷兰、比利时、法国的40多个机场,夺取了制空权。凌晨3时30分,德军对荷兰的瓦尔港、海牙、阿姆斯特丹、希尔维萨姆等地开始进行轰炸,并且一直持续到运输机进入空降地区。凌晨4时,运载第一批空降突击部队的运输机开始起飞。5时30分,德军第18集团军开始向哥雷比一皮尔防线发起正面进攻。在海牙方面,第7伞降师第2团第1营乘坐65架容克-52运输机,在战斗机护航下,从夜航机场起飞,分成3个突击分队,分别飞向海牙周围的瓦尔肯堡、奥肯堡、伊彭堡3个机场。

第一批降落的德国伞兵非常幸运,他们全部顺利地降落,并且很快集合完毕,在与荷军机场警卫展开激战后,成功地把荷兰军队驱逐出机场。早上7时30分左右,德军伞兵完全控制住了这三个机场。德军后续机降部队便有了3个良好的着陆场。然而此时德军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守卫机场的兵力严重不足,每个机场上只有一个轻装伞兵连防守,荷兰军队也看到了德军的这个弱点,重新集结兵力准备向德军发起反击。

当德军第一批100架运输机满载着一个营的机降部队准备着陆时,突然陷入了空前的灾难中,他们正赶上荷兰军队发起猛烈的反击,伊彭堡机场周围的高射炮火非常猛烈,德军很快就有12架飞机被击中,幸存的德军士兵刚钻出飞机就不得不与反击的荷军激战起来。在瓦尔肯堡机场机降的德军也不顺利,沉重的容克-52运输机有的在松软的跑道上陷了下去,因而无法再次起飞,结果很多架被荷兰军队反击炮火击中燃烧起来。激战至下午,荷军又组织了6个步兵营、1个炮兵旅又1个炮兵团的绝对优势兵力向这3个机场进行大规模反击。在瓦尔肯堡,荷兰步兵第4旅的3个营,在1个炮兵团的火力支援下,成功的将德军从西北方向赶出机场。

当德军后续飞机抵达机场上空时发现他们已经不具备降落的条件了,德军空中指挥官当机立断下达了取消在机场着陆的命令。带队长机率领机群飞向附近的海岸,在卡特威吉克附近选了一块海滩当作备降场。然而,这块场地的土质实际上比他预料的要松软得多,因此在这里先着陆的14架飞机当中,有7架接地失事无法再起飞,着陆场顿时一片混乱。陷在卡特威吉克附近海滩上的7架飞机和机上人员,遭到荷兰步兵第4旅第2营的攻击,被赶出着陆场。

第一批在瓦尔肯堡机场着陆的部队,被荷兰军队赶出机场后,退至瓦尔肯堡村庄里的防御阵地。荷军炮兵对这些阵地连续轰击了一个下午,但是德军据壕死守,拼死抵抗荷军的反击。在奥肯堡和伊彭堡,荷军从中午发动的反冲击也非常积极。荷兰近卫旅派出该旅的第1营,在1个炮兵旅的支援下对奥肯堡机场实施反冲击,德军伞兵1个连在那里孤立无援,被驱逐出机场,向西南方向退却。荷兰近卫旅第2营和第3营,在海牙仓库守卫部队的支援下攻击伊彭堡机场,经过激烈的战斗之后,夺回了该机场。

荷军经过在海牙周围的英勇战斗,竟然将主动权从德军手里给夺了过来。下午4时,第三批运载预备队及补给物资的运输机飞临海牙上空,但是这些飞机只能在海牙几个机场的上空无能为力地盘旋,因为地面仍在进行激烈的战斗,飞机不可能找到一块安全的地方着陆。鉴于这种情况,斯图登特通知第三批所有飞机统统在德军已占领的鹿特丹南面的瓦尔港机场降落。于是这些飞机从下午5时到6时相继进入瓦尔港机场机降,并在那里领受了在鹿特丹作战的新任务。

第22机降师师长斯庞尼克是随着第二批机群飞到伊彭堡机场上空的,由于无法着陆,便飞往奥肯堡机场。这里的防空炮火也很猛,斯庞尼克乘坐的那架容克-52运输机竟然也被荷军的高炮击中,飞行员费了很大劲才将飞机迫降成功。天黑前,斯庞尼克把各小股部队集中起来,约数百人,在海牙郊外的奥弗赖斯希构筑了"刺猬阵地"。因为兵力太弱,无法向市区进攻,斯庞尼克所受领的攻占荷军统帅部的任务无法完成。5月10日傍晚,他接到库赫勒的命令,让他放弃原来的计划,停止对海牙的进攻,转向鹿特丹北部挺进。

荷军在海牙方面赢得了作战的胜利。在海牙落地的德军空降部队在荷军的反攻下大部被歼,有1500被俘,运输机损失达到惊人的90%。然而在鹿特丹荷兰人可就没有那样的战绩了。5月10日凌晨3时,德军对荷兰瓦尔港机场进行了一次极为准确的轰炸,消灭了其机场守军的核心力量,揭开了德军向鹿特丹方面实施空降突击的序幕。

轰炸过后天空中又传来了飞机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德军第1特殊任务轰炸航空兵团第3大队的运输机,运载着伞兵第1团第3营和第2营的1个连,于5时准时地进入了鹿特丹的南部。燃烧着的机库冒出的浓烟使他们在空中很快认出了目标。伞兵们跳出了机舱,只见在机场和机场周围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小白点。他们在空中飘荡了15到20秒钟,慢慢地接近地面。这时,荷军才发现这是德军空降伞兵。荷军的防空炮火开始猛烈还击,然而还是太迟了,德军伞兵精锐着陆后便开始向荷兰军队反击,最终成功地占领了瓦尔港机场。

5月14日,德军对鹿特丹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轰炸,给鹿特丹造成了极大的伤亡损失,荷兰政府也宣告投降,五天的战斗中荷兰军队伤亡数十万人,战斗不可谓不激烈,这次大规模空降作战给荷兰守军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这也是世界第一个战役规模的空降作战,德军虽然进展不顺,但最终还是取得了成功。仅仅五天就占领了荷兰,这也让全世界看到了空降作战的威力,对于如何有效反空降作战成为各国军队所面临的一个新课题。

看看网友怎么说

德意志的愤怒:你在说一遍是惨胜,应该是大胜

红色骑士侃历史:二战经典!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印度欢呼了!“规则改变者”5架阵风战机服役,中国如何应对麻烦

    9月10日,印度空军首批5架“阵风”战斗机的入役仪式在位于哈里亚纳邦的安巴拉空军基地举行,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印度空军参谋长巴达乌里亚上将均到场。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发表讲话作为军售方的法国甚至派出了以国防部长帕莉为首的高级代表团现场观礼,法方在仪式上发表了一则热情洋溢的讲话,大大夸赞

  • 你知道开国将帅最多的是哪6个省份吗?快来看看,是否有你家乡?

    军衔,作为一名军人的最高标志之一,也是一种很高的荣誉,所以也是每一位军人追求的最高目标之一。但在我军的发展史上,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5年,才开始实行真正的军衔制度。其实,在此期间,实行军衔制,曾被多次在各种重要会议上提出过,但都由于战争以及其他的原因,未能真正实现。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国际国内的环

  •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表示,有迹象表明,朝鲜在宁边核设施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表示,有迹象表明,朝鲜在宁边核设施内生产浓缩铀。朝鲜也很有可能继续推进试验用轻水反应堆建设工作格罗西表示,朝鲜的核活动不断引起各方的严重关切,该国的核计划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根据2018年9月在平壤举行的第三次朝韩首脑会议,朝鲜承诺废弃其在东仓里的导弹试验场,并全面

  • 两伊战争通用的YW701A/B指挥车

    1981年7月,伊拉克来到中国观摩81式装甲指挥车的生产基地,他们对81式装甲指挥车非常满意,马上表示意向:希望订购81—1装甲指挥车的外贸型!于是,中国军工企业立即在81-1基础上做出全面改进:同年10月,YW531C的外贸型号:YW701A问世;11月24日到12月2日,外商第二次来到工厂,参观

  • 日本陆海军的伙食恩怨,陆军饿的要吃草,海军却把粮食扔进大海

    日本陆海军的伙食恩怨,陆军饿的要吃草,海军却把粮食扔进大海。导语:一直以来,我们都对战争持反对态度,呼吁和平。但是直到如今,有一些地区依然饱受战乱的纷扰,各个国家所研制的武器也越来越先进。今天我们要来聊一聊二战时期的矛盾,这些矛盾不仅仅存在于各个国家之间,在同一个国家的军队中竟然也存在着矛盾,那就是

  • 抗战时期,八路军训练演习战斗的老照片,八路军和他们的武器装备

    八路军战士和民兵队员。本组照片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战士训练演习和前线战斗的场景,八路军和他们的武器,这些武器大多是从敌人手里缴获的。当时的八路军生活十分艰苦,装备简陋,当地的民兵队伍是八路军的后备力量,他们也为抗日斗争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八路军战士和机枪原照片均注明延安地区,经小编辨认和资料显示,有

  • 印媒:中印两军又打起来了?印度官方驳斥:假消息

    近段时间,中印关系急剧下降,由于印度长时间对中国进行单方面的挑衅行为,这就直接导致中印两国关系降至冰点。近期印度又有媒体称:中印两军在班公湖又打起来了?随后印度官方驳斥:假消息。据这篇假新闻中称:印军与解放军11日晚再次在班公湖南岸发生新冲突,并煞有介事的描述称“解放军试图将印度从‘黑顶’(Blac

  • 台媒:双标让台湾社会陷入斗争

    民进党籍民代王定宇11日在台湾的电视政论节目上言之凿凿称,近日,解放军除了出动多架次战机在台湾西南海空域演练外,“自9日上午7时起,东沙群岛也遭疑似大陆海上民兵、大批船只包围,在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上可见东沙岛四周都是红点,至11日晚间已逾60小时……”王定宇还煞有介事地说,按解放军作战序列,

  • 进击的“鸭嘴兽”,Su-34 (Su-27IB)前线轰炸机

    通用飞机的概念​,一方面兼具了高机动性和速度相互矛盾的需求,另一方面兼具了大战斗载荷和航程,只有在应用空气动力学和航空技术最新成果的基础上,以及先进装备和武器研制的基础上才能够实现。苏霍伊设计局团队于80年代中期开始解决这个复杂的问题,在此之前不久,Su-27超音速单座截击(歼击)机已转入批量生产。

  • 1美元兑换26万伊朗货币里亚尔,伊朗该怎么办?

    1美元兑换26万伊朗货币里亚尔,伊朗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