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看点 > 正文

难忘部队战友情——跟随老师长重访化德县再进秋灵沟

2020/6/24 0:51:25 来源:全内蒙 浏览:

退休之后,和战友们的联系增多了,二团特务连的几个战友同曾经担任过守备二团团长、守备一师师长,最后官至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邱金凯一直保持着联系。前不久,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几个二团的战友一同去拜访了邱金凯师长,告别之时,邱师长送给我们每人一本他撰写的《军旅随笔》,并且在扉页上亲笔书写了“某某同志惠存”,让我们喜出望外,非常庆幸得到了这份珍贵的礼品。
也许是这份“交情”给了我们点底气,当我们获知,邱师长准备于7月13日到守备一师原来的驻地内蒙古化德县烈士陵园祭奠先烈,并回原来的阵地看看,我们几个战友便商议跟着首长跑一趟。当然,我们没有同邱师长一起行动,而是自行前往化德县,在这里等候着邱师长,一同前往化德县烈士陵园,祭拜英烈。

在化德县城的北端有一处非常醒目的建筑群,坐东向西,十分雄伟。这就是化德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暨烈士陵园。它基地占地5万平方米,建筑硬化面积2万多平方米,硬化道路7公里,绿化面积1000亩,种植了十多种树木,安装了太阳能路灯280盏。在陵园的山顶,还放着了一些部队退役下来的坦克、加农炮、高射炮等重型武器,供大家近距离接触。这一切,使之成为化德县的一张靓丽的“名片”,吸引了许多前来化德县的人们。

2019年 7月13日这天,邱金凯师长和老朋友、原河北省军区司令员王舜一行,在化德县人大主任张万堂的陪同下,前来化德县烈士陵园祭奠英灵,寄托哀思。许多原守备一师的战友闻讯后不约而同地从北京、太原、呼和浩特等地赶到化德,参加这一活动。
据悉,自2014年陵园建成后,邱师长怀着对牺牲战友的长久纪念,每年都要来到化德县烈士陵园,专程祭奠长眠在这里的战友。
车队缓缓来到烈士陵园。

邱师长一行健步登上烈士陵园。

邱金凯师长与王舜司令员及爱人在邱师长亲笔书写的“化德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题词前合影。

化德县人大主任张万堂向王舜司令员介绍化德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暨烈士陵园的情况。

邱金凯师长向王舜司令员介绍烈士陵园的情况。

烈士陵园的墓碑前,气氛庄严凝重。邱师长和守备一师的战友们以及王司令员一行人手捧鲜菊,鞠躬、默哀、向深埋于此的战友们表达着深深的哀思与怀念。

随后,大家在邱师长的带领下,一一走向烈士的墓碑,把鲜菊敬放在墓碑前,以表示对他们的敬仰

安息吧,战友们!我们一定会继承和弘扬你们的伟大精神,不忘初心,像在部队时一样,为祖国多做贡献!

祭奠烈士仪式结束后,大家站在烈士陵园的最高顶,听邱师长讲着这座建筑群的建设过程。

化德县的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暨烈士陵园确实来之不易!纵观祖国大地,为一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部队建立如此大规模的烈士陵园还不真不多,何况还是师一级的,就更罕见了。这里面凝结着曾在守备一师任过职的干部和服过役的战士们多少心血。更准确地讲,这座烈士陵园是老师长、后来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邱金凯一手操持下来的。
2019年6月22日,我们几个原二团的战友到邱司令员家拜访,闲谈中,大家聊到了化德县的烈士陵园,向司令员打听筹建的过程,聊着聊着司令员激动起来了。哪是守备一师改编为守备一旅,调防山西天镇县后,人员都撤走了。一次邱司令员回内蒙原守备一师的驻地,所见到的情景令他十分感慨,尤其是在守备一师驻防那几年牺牲了的战友的墓地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各个山头,无人问津。谈到这里,邱司令员的情绪有些激动了,他说,守备一师为国防施工、战备训练、抢险救灾、舍己救人牺牲的战友,近三十年来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他们长眠于阵地之上,无人问津、无人重视、无人管理,阵地墓地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墓碑被砸卖了钢筋,有的遗骨被盗配了阴婚……。墓地的凄惨景象让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有人性的人都感到悲伤、哀痛、愤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先逝的的长辈,每年逢年过节、清明、忌日,携儿女不远千里前往祭奠,以寄托哀思,以感激祖辈的养育之恩,以传承宗族仁厚的世祖家风。而那些为了祖国的安危、人民的幸福牺牲的烈士,为什么遭此遗弃呢?我曾任过守备一师的师长、参谋长,中间虽离开过北京军区几年,但我是有责任的,我对不起这些牺牲的战友们,我深深感到愧疚!
基于这种情感,2012年末,邱金凯司令员来到集宁通过乌兰察布军分区,协调地方出资在化德县城附近建烈士陵园,集中安葬散葬在阵地上的守备一师烈士。邱金凯毕竟是当过北京军区副司令的,虽然离开了岗位,浑身依然透露着虎虎军威,他带着感情又十分严肃对他们说,如地方解决不了,我申请部队解决,如部队解决不了,我自己出钱化缘也得解决。因为,我相信守备一师的绝大多数官兵也愿意担当起这个义务………。
邱金凯司令员的亲力亲为,引起了部队、地方各级领导高度的关心和重视,也正是在这样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各种渠道的款项慢慢汇集了起来,曾经在这块土地上战斗过,后来又成为企业家的战友们也纷纷捐款。 一座慰藉英烈的烈士陵园终于拔地 而起。
“当然还是化德县出了大头”,邱司令员讲起陵园的建设过程,感慨地说,“当时化德县还是个贫困县,人民生活并不富裕,但当我们提出集中安葬烈士新建烈士陵园时,他们毫不犹豫地拿出2千多万元兴建烈士陵园,迁葬守备一师的烈士,并拓展为化德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是什么情怀?这是什么精神?作为守备一师的官兵,化德人民的滴水之恩,我们当涌泉相报。我们只有把人民群众当亲人,人民群众才能把我们当亲人。”
是啊,想想当年,我们在这块不毛之地顶着凛冽的寒风建设国防工事,白手起家去采石烧砖盖营房,那一项能离得开当地老乡的支援?!

邱司令员与我们几个守备一师的战友 (左起,王振武1973年从邯郸入伍、二团特务连,魏志清,赵京民1971年从太原入伍、二团特务连,邱金凯曾任守备一师二团团长、守备一师师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尹小勇1971年从太原入伍、二团六连、吴晓向1971年从太原入伍、二团六连,郭全有,1976年入伍,师直高炮营一连)在烈士陵园前合影。

随后,邱师长一行前往秋灵沟。
秋灵沟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在普通地图上都找不到它的踪迹。然而,在上世纪60年代末,这里却渐渐被人所知。1969年10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北京军区守备第一师正式成立,下辖1792(一团)、1794(二团)、1795(三团)部队,师直由高炮营、炮兵营、教导队、通讯连、特务连组成,师后勤分队由运输连、汽教队、修理所、医院组成。当即,守备第一师师部率1792、1794部队进驻化德地区,1795部队进驻察哈尔右翼后旗的土牧尔台地区,并以一个营进驻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的温都尔庙。守备一师的师部就驻在秋灵沟。想当初,秋灵沟可是赫赫有名的,沟内沟外的景象可以说是全化德县最红火的地区。
这是当年守备一师驻防后秋灵沟的样子

30多年过去了,部队经历了撤防、改编,最后又撤销番号,秋灵沟却依然留存在那里,尽管名声也已鲜为人知,但在曾经在这里战斗、生活过的守备一师的战友们却是永远铭记在心的,每每回到部队的驻地,总是要到这里来看看的。
我们这一茬战友都是上世纪4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出生的,现在大都年过花甲,有不少已经是古稀之年了。退休后有了时间、精力,回老部队驻守过的地方看看,也成了丰富退休生活的一项内容,但更主要的还是割舍不下当年的情结,我们毕竟把自己一生中最为宝贵的青春奉献在这里。大家相聚之余总想再留下一点什么,于是,以连队为单位的纪念册、纪念碑陆陆续续出现了。 据我所知,三团三连以一连之力,出了一本连队的纪念册;


二团七连在阵地的山头上切出了一块平面,上面篆刻了原师长邱金凯书写的“军魂”,分外醒目;

一团三炮连在驻守的阵地上立起了一块纪念碑,以作永存!

也不知三炮连的战友们怎么走通了邱师长的“关系”,进了秋灵沟,车队就拐上了去三炮连的土路。山路崎岖不平,十分难走,随行的几辆小卧车不得不停在山下,步行上来。
邱师长一行健步登上三炮连的阵地。

站在阵地上俯瞰三炮连的营区。这些营房虽然已经残缺不全了,但却深深地记载着守备一师的战友们在这块土地上所付出的汗水与鲜血!

三炮连的战友甄志永(1979年从呼和浩特入伍)向邱、王两位将军讲述当年阵地的情况。

这块纪念碑是三炮连的战友们自发地捐款于2017年建军节之际建成的。当时为了把这块几十吨重的大石块完好无损地放到阵地上,可是牵动了方方面面,修路、出动吊车。此刻,那情景在筹划、主持建立纪念碑的常志军(1980年从商都县入伍)的脑海里仿佛就在眼前。在老首长面前他一点都不拘束,细细地讲述着安放纪念碑时的情景。邱师长听得津津有味。

在连队自己修建的纪念碑前,邱师长的兴致很高,和战友们侃侃而谈,共同回忆着当年在部队时的往事。

离开三炮连阵地,我们又驱车前往秋灵沟的底部。以前,守备一师司令部、师首长们都住在里面,2014年战友们集资,在这里建立了“守备一师成立50周年纪念园”。战友们进沟,都是要在这里停下脚步的。
提起纪念园,还有一段小故事。最初,纪念园的规模并不大,主要是一帮1971年从太原入伍的战友们动议,要集资在这里修建一个纪念碑,以怀念大家在守备一师度过的那段难忘岁月。这个想法得到了众多战友的支持。2007年初夏,筹备工作都做好了,当筹备组的几个战友前往化德县联系立碑的具体事宜时,免不了大家要和化德县有关部门的同志“加深一下友谊”,席间,当地的同志问到,你们要来多少人,不知是哪位战友信口答道,有四五千人吧。这本来是酒席上的醉话,地方上的同志可当真了,结果是层层汇报,一直报到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他们认为人数太多了,不能一下子聚集这么多的人开会,要取消这次活动。当然最后误会还是消除了,这块纪念碑也于2007年建军节前夕耸立在秋灵沟里。“守备一师成立50周年纪念园”就是在这块碑的基础上,于2014年扩建而成的。
这是这块纪念碑的正面和背面。

邱师长十分清楚 这段小插曲的来龙去脉,现在讲起来依然津津乐道。你看,王司令员都听的入迷了。

战友们准备在纪念园举行纪念仪式。

纪念仪式结束后,大家陆续走到纪念碑前放上一朵鲜菊,表达我们对战友的怀念。

故地重游,多少往事涌上心头!面对着这块熟悉的土地,大家指指点点,很有兴致的回味着当年的趣闻趣事。王舜司令员这个“外来户”,真是听得入迷了。

他们都曾当过司令,一个是北京军区副司令,一个是联合国维和部队司令,今天虽然是身着便装,依然透露着军人的神威! 邱司令员大家都熟悉了,右面这位战友叫赵京民,1971年从太原入伍,在二团特务连呆了一年多就被选拔上学了。后来一直在总参工作,又被派为驻外的武官。2007年以优异的成绩被联合国有关部门选中,成为联合国维和部队司令员中的第一位中国军人,因其工作能力出众被联合国秘书长所青睐,先后三次延长了他的任期。
他是我们同年入伍战友中的骄傲!
今天赵金明是第一次重进秋灵沟,看到这些渐渐从记忆中苏醒的物体,十分感慨:“38年了,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顿时年轻多了!”

我们几位一同从北京过来的战友与邱司令员在纪念碑前留念。“干支梅精神永存”几个大字就是邱司令员的手笔,铿锵有力,一股军人的豪气跃然碑上。

随后,大家又来到“守备一师戍边纪念馆”。别看这么简陋,当初这里可是原来师首长们的办公室兼宿舍。由于使用了当时很新颖的白色泡沫砖,很是扎眼,大家就谐称其为“白公馆”。
信步走过来迎接大家的是纪念馆的管理员,就是秋灵沟村人,纪念馆修建好后,他一直义务维护纪念馆,为大家服务。后来还是化德县为他搞了一个事业编制,每个月有几千块钱的工资,让他能够全心全意的为纪念馆工作。其实,这也是化德县支援部队的实际举措。

纪念馆里用照片、实物,向大家讲述了守备一师广大官兵当年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在全心全力准备打仗的前提下,安营扎寨修建家园的情景。我们都曾经来过多次,但是都没有这次的收获大。因为所展示的照片、实物大都是师团一级的,我们当时在最基层的连队,对这些展览物都不熟悉。而这些几乎都是邱师长亲身经历过的,对着那一幅幅照片,他都能讲出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来。不仅仅是王司令员听得入迷了,就连我们的思绪也不由得随着邱师长的声音,回到了当年。

虽然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让外来人感动。看完了展览,王舜司令员欣然提笔,写下了“向守备一师学习、致敬!”

纪念馆的正面是一座座大山,当年师直的炮兵阵地就在半山腰。如今,我们亲手打出来的炮洞都被封闭了,与大山浑然一体,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来了,然而,当年用白色的石头镶成的“扎根山沟,建功立业”几个大字依然依稀可见。眼前这张照片所不同的是,山前出现了一群骆驼,放牧人是骑着摩托车在工作。

看到这情景,感慨油然而生,时代在进步,这是不可逆转的,但是艰苦奋斗的精神绝不能丢。当初,我们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激励下,做出了许多在今天看来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今天,我们面对新的生活,依然需要这种精神。
这大约就是不忘初心吧!


作者:晓向


看看网友怎么说

用户3332339944089:土牧尔台镇是充当了守备一师的后勤基地,邱师长为守备一师的发展功不可没!当时的土牧尔台党政警民和守备一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手机用户6951929030:八十年代我在那里工作过,曾多次去守备一师驻防地巡访参观,那时部队已撒离,部队的建筑设施还在,深深为扎根边疆的干支梅精神所感动,也为烈士林墓遭破坏而愤怒

王继军38:向老军长敬礼,27军大院看过你矫健身影!

用户2688040524707:前几天去了原北京军区守备一师三团一营三连驻地参观,感悟很深,向我们最可爱的人致敬。

用户69800191665:满眼是司令,确不见烈士。

薛定谔的猫377:向老军长敬礼,27集团军老兵飘过

大漠老KK:我也曾在北京军区守备一师高一连当兵,邱司令是我们的师参谋长,刚才看到和邱司令员合影的郭全有是我们高一连指挥班副班长。祝老首长、老战友们健康、快乐!

用户1602076304026:最早工事坑道都是军委工程兵五十三师一O六团修建的,别忘了!

手机用户11230176110:我是守备六师一名退伍老兵,驻守呼和浩特,向老首长致敬。

光辉岁月62358819:向老首长致敬,文中提到的几个地名非常熟悉,化德县,察右后旗土牧尔台,连温都尔庙我都知道,它位于苏尼特右旗朱日和至塞汗塔拉公路以东。

用户413570449992:干枝梅啊干枝梅,开在哨位最…送你美名干枝梅!致敬!

妹妹你大敢地往前走:化德,我的故乡。向最可爱的人致敬!

赵勇强13:向老首长敬礼,28军

徐国振237:向原北京军区守备一师战友致敬。我原在沈阳军区守备六师,同为守备部队。为当年我们保卫边疆,建设边疆而荣光!

用户6062865317840:记叙的真好!谢谢作者!我69年3月到75年4月也曾在守备二师当兵,你所表述的我都有体会,你们在化德,我们在固阳,但当时的任务是一致的。致敬守备一师的战友们,全军的先进典型,干枝梅精神永存!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团长被俘逃出后,一生未嫁收养6子女,45年后再见前夫已是副国级

    生活在战争年代,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控在自己手中,自己的生活随意的被他人决定,是身为一个女子的悲哀,也是生在战争年代的无奈。所谓的婚姻大事不过在他人随意的话语间便从草率的被决定,自己的幸福也在他人口中作为毫不在意的一件小事一般被处理,命如浮萍,是绝望,也是痛苦。对于王泉媛来说,自己的一

  • 身为元帅,被称为“军神”的他,为何去当了一所军事院校院长?

    身为元帅,被称为“军神”的他,为何去当了一所军事院校院长?文/无计读史1955年,刘伯承被授予元帅的军衔,时至今日,不曾受到任何的质疑。他的军事才能以及在战争当中发挥出的军事贡献,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不过就是对于这样的一位元帅,在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誉之后,却在一直不断地远离军事决策的最高权力圈,这到底

  • 这个曾为美国造出导弹来对付祖国的中国人,如今被美国人遗弃在角

    这个曾为美国造出导弹来对付祖国的中国人,如今被美国人遗弃在角落,生命垂危渴望回国,却没脸面对中国人民!林烨,当年清华大学公费留学生,一边拿着祖国的供给,一边禁不起年薪30万的诱惑,留在美国给敌国制造武器来对付祖国,为美国制造出洲际导弹。即便如此,如今他也早已被美国人遗忘在角落里了,无人问津,年老多病

  • 摄影师拍下日军用铁钩攻打城墙照片,其团队能力超出你的想象

    城墙战和巷战一直是城市攻坚战的难题。抗日战争也不例外,日军在北平、南京、太原等地都经历过城墙攻坚战,日军果真都是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动不动就是炮兵轰完、步兵冲?其实日军也是讲究策略的,这不,有战地记者拍下了日军用铁钩攻打城墙的照片,其团队协作能力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如下图:这是一张泛黄的照片,高大的城墙

  • 陈毅是开国十大元帅,蒋介石曾指着他照片对宋美龄说此人太厉害

    1949年,新中国在艰难的征程中终于成立,开始了自己的改革和升级之路。解放军决定实行军衔制,按照战功、资历和任职三个标准授予军衔,并且选出了著名的开国十大元帅。十大元帅都为共产党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从前到后分别是: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

  • 中国军费调整出台计划,各国不曾预料,胡锡进:相信许多人都支持

    编辑:布星今年,整个世界都因为一场疫情,很多国家因为经济严重受挫都想要降低国防支出,而我国却还增加了这方面的收支。中国军费调整出台计划面对今年的经济发展,大部分地区的金融专业人员都觉得,各个国家可能会减少对军事工业的费用。其中有个金融专业人士就提出了,在2019年的时候有个专管和平和安全的国际性的研

  • 巴勒斯坦的正规武装在哪里?为何总是当地老百姓来对抗以色列军队

    前言提到“巴以冲突”,这也是一直以来经久不衰的老话题了,从犹太人的以色列建国以来,似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方就没坐下来好好谈过,身处一片土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肯定时有发生。如果当时以色列没有将建国地址选在阿拉伯人这片土地上,“巴以冲突”的爆发性也就微乎其微了,五次中东战争结束之后,“巴以冲突”却仍

  • 东北猎户无意中发现日军地下部队,揭开了二战最后一战的序幕

    我们都知道,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但有这样一支日军因为深藏地下堡垒,并不知道外部消息,被发现后企图负隅顽抗而被歼灭。这既是二战最后一战,也是一场极其残酷的战斗,作战双方损失都极为惨重。这场艰苦战斗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在1945年二战快结束的时候,一名东北猎户进入

  • 《亮剑》中孔捷一个师吃不掉美军一个营,假如换成李云龙会怎样?

    李三万摘要:《亮剑》中孔捷曾经提到,他的部队一个师吃不掉美军一个营,假如换成李云龙会怎样?【头条号首发】《亮剑》中孔捷曾经提到,他的部队一个师吃不掉美军一个营,假如换成李云龙会怎样?孔捷说的是他那个军里有一个师,某次战斗包围美军一个营,最后没吃掉。这事情我们就事论事,打仗有很多条件,不能光看一个军、

  • 清华天才林烨拒绝祖国,改美国籍,拿百万年薪,研发导弹对准中国

    在上世纪初,民国为了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公费选派优秀的留学生,到西方各国学习先进知识,以期提高国家的科学水平。这些留学生,无一不是选拔的优秀人才,都受到过高等教育的培养,各个才思敏捷,机智过人,称之为天之骄子这不为过,其中清华学霸林烨更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作为一名在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林烨的天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