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头条 > 正文

乌坦战争——非洲大陆上第一次由一国武力推翻另一国政权

2020/9/16 13:34:51 来源:原创 浏览:

背景

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两国的关系原本十分良好。伊迪·阿明的前任米尔顿·奥博特总统与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更是独立运动时期就相识,私交甚笃。

1967年6月,乌干达、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三国还组建了东非共同市场( East African Community)。但1971年奧博特的副手阿明趁奧博特出访新加坡期间,发动了军事政变,自任总统。奧博特被迫流亡至坦桑尼亚寻求政治庇护。

1972年,阿明大批驱逐亚裔人士,造成国内局势混乱;奧博特在尼雷尔的帮助下,趁此机会领导1500名支持者从坦桑尼亚北部进攻乌干达,试图推翻阿明,但最终失败。阿明迁怒于尼雷尔,杀掉24名坦籍青年以报复。自此,两国交恶,关系愈发紧张。阿明当政乌干达八年,乌干达经济急速下滑,特别是1978年国际咖啡价格的骤降,重创了乌干达经济命脉。而阿明却一直以来穷奢极侈,大力打压反对派和异见人士,屠杀兰芝族( Langi)和阿乔利族( Acholi)平民,施行宗教迫害,军队高层亦腐化严重……导致民不聊生。外界一般认为阿明发动战争是为了转移矛盾视线。

在军队内部,阿明和副总统穆斯特发·阿德里斯( Mustafa adrisi)的矛盾日益突出。

1978年5月,阿德里斯在一场“交通意外”中受重伤,双腿瘫痪。阿明送阿德里斯到开罗治疗,并乘机解除其所有职务。这一举动令阿德里斯支持者严重不满,于是在9月爆发了全国规模的骚乱。阿明派遣军队赶赴北部城镇古卢(Guu)、东部城镇托罗罗和西南部的姆巴腊腊( Mbarara)镇压,部分军队还越境到坦桑尼亚边境打击反对人士,但是由于军队的散漫和部分坦境内的乌干达反阿明难民加入战斗,乌干达政府军都分别被击退。

10月初,阿明在坎帕拉的寓所中遭行刺,幸而躲在一架直升机中逃过一劫。阿明于是将军事上的失败都归咎于坦桑尼亚的奥博特和尼雷尔作祟。10月30日,阿明对坦桑尼亚宣战,下令军队入侵坦桑尼亚的卡盖拉区,阿明还宣称卡盖拉区原本就属于乌干达,声称较早前有1000辆坦克侵入乌干达,因而其行动完全是自卫还击。

1978年10月30日,乌干达陆军突袭坦桑尼亚的卡盖拉地区,乌坦战争正式拉开帷幕。

战争过程

战争初期

图: 战争的发动者乌干达总统——阿明

战争一开始,坦桑尼亚没有做好充分的防范准备,导致整个卡盖拉区在几天之内沦陷。阿明宣布“已取得伟大的历史性胜利”。

11月4日,他还语言轻薄地挑衅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发表声明“邀请”尼雷尔一同上擂台比赛拳击,要是尼雷尔赢了,他愿意将占领的土地全部归还,并说由于尼雷尔年老体弱,他愿意在比拳时反绑一手、双腿加铅块,以单手应战。尼雷尔总统因此感到大受侮辱。

乌干达军队在占领地区还四处强奸妇女,杀害至少8000名平民(卡盖拉区总人口才5万),大肆破坏当地的基础设施和工业设备,4万名卡盖拉平民成为难民。尼雷尔总统终于公开声明,必定会采取报复,不会让阿敏逃之天天。他首先向非洲统一组织(非洲联盟的前身)求助,要求非洲统一组织一致谴责乌干达的侵略,但是除了苏丹总统加法尔·尼迈里( Gaafar Nimeiry)愿意以私人身份劝告阿敏撤兵之外,非洲统一组织对是次战争都采取不干涉、不表态的政策。尼雷尔无奈之下被迫放弃国际斡旋的期盼,决心以武力反击。

坦军反击

尼雷尔迅速动员了坦桑尼亚人民国防军的所有力量,几个星期内,军队人数就由战前的40000人上升到包括警察部队、狱警、后备役和民兵在内的100000人。11月底,坦军就已经完全阻挡住乌军的进攻,到12月,所有乌军都被逐出坦藥尼亚境内。而且很快地,尼雷尔就决意要彻底打倒阿敏,他邀请很多乌干达反阿敏组织参与其军事行动,组成盟军,但是当时乌干达的反对组织虽多,不过大多势单力弱,各自为政,甚至互相之间都有矛盾。

1978年底尼雷尔在肯尼亚内罗毕举行了一个联合会议,向各组织的领导人晓明大义,呼吁大家团结一致,共同推翻阿敏独裁政权。会议虽然没有任何成文协议,但是已经默认组成反阿敏的统一战线,一些组织还派遣成员到坦桑尼亚接受游击战的训练,准备“解放祖国”。

战略反击

图: 坦桑尼亚东非解放军使用的中国59式坦克

1979年1月,10000多名坦军在59式坦克和歼-6、歼-7B战斗机支援下,进入乌干达境内,正式展开反攻,他们利用苏制喀秋莎火箭炮攻击乌干达多处军事目标。乌军军心涣散毫无斗志,一击即败,全面撤退。尼雷尔见时机成熟,就下令军队乘胜追击,务求推翻阿敏。各乌干达的反阿敏组织此时也正式响应表示支持,在稍后3月份举行的磨西会议( Moshi Conference)中,28个组织组成乌干达全国解放军( Uganda Nationalaberation Army,简称∪NLA),其中包括由蒂托·奥凯洛和大卫·奧伊特-奧乔克领导的"特种部队"( Kikosi maalun)、由约韦里·穆塞韦尼领导的“救国阵线”( RONASA)和由阿肯纳·普奥约克领导的"拯救乌干达运动"( Save UgandaMovement)。

上图: 中国歼6战斗机 下图:中国歼7战斗机

东非解放军使用中国军售的歼6,歼7展开反攻。

联军势不可挡,1979年3月,坦桑尼亚军队已经开始逼近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阿明政权摇摇欲坠。而此时伊斯兰开发银行又恰好在坎帕拉召开年会。一向亲阿拉伯的阿明趁机在年会的开幕式上吹噓自己的“战功”,又哀求伊斯兰各国给予他“紧急援助”,以对付基督教徒尼雷尔的军队,但是各国代表只是口头上敷衍下,并没有国家真正理会他。

利比亚干涉

图: 乌坦战争中使用的苏联米格-21战机和Tu -2战略轰炸机。

在阿明即将垮台的关头,真正帮助乌干达的只有盟友利比亚的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应阿明的请求,卡扎菲派遣了约2500人的军队去援助阿明政权,还顺带提供T-54和T-55坦克、BTR步兵战车、BM-21型喀秋莎火箭炮、大炮、米格-21战斗机、Tu-22战略轰炸机等武器。但是利比亚军队很快就发现,在战争中,他们永远位于前锋,而他们背后的乌干达军队却用利比亚外援来的卡车来运送强行掠夺来的财富不断撤退,甚至参加入起义军的行列。利比亚派遣军是由利比亚常规军事人员、“人民义勇军”以及利比亚资助的泛撒哈拉武装伊斯兰军团组成的。

卢卡雅战役

此时,坦桑尼亚联军向北推进,直逼坎帕拉,但是卢卡雅北部的沼泽令他们不得不却步。坦军决定派201旅直接越过沼泽地区,为了以防行动的失败,同时派遣装备较好的208旅移向西南,向沼泽的西边方向前进。而一支装备有15辆T-55坦克、几十部步兵战车和BM-21火箭炮的利比亚精锐部队在3月10日乘机在卢卡雅攻击坦军201旅,201旅溃败,被迫分散撤退。不过利比亚军暂时的胜利未能得到延续3月11日-12日,重新汇集的坦军201旅和208旅兵分两路,从南面和西北面向利比亚军队发动反击,大获全胜。此次战役利比亚军队损失惨重,分崩离析,落荒而逃。

图: 乌坦战争时,卡扎菲派3000军队参战,最后惨败而归!

阿明垮台

卢卡雅战役之后,坦桑尼亚联军一路向西进逼坎帕拉,途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至3月底,乌干达军队已经濒临彻底崩溃的边缘,而驻扎在恩德培的利比亚军队也苦陷于坦军的重围中。卡扎菲不甘心失败,还于4月1日派遣了一架图-22B轰炸机投下大量炸弹意图轰炸坦军,但是却没有一枚炸弹击中目标。与之相比较,坦桑尼亚空军连续多天出动歼-6和歼-7战机,轰炸坎帕拉、金贾、托罗罗等战略城市,基本上消灭了乌军和利军的有生力量。坦军一举拿下了恩德培。

连续的轰炸使坎帕拉的平民纷纷逃离,50万人的大城市顿成空城。3月27日,阿明已经仓皇逃离了坎帕拉,直奔乌干达第二大城市金贾。4月10日,坦桑尼亚联军攻占坎帕拉,在坎帕拉,也只是遇到零星抵抗。乌坦战争最终以坦桑尼亚的彻底胜利告终。

利比亚军队在失败后撤退到金贾,联军占领金贾后,利比亚军队被遣返,途径肯亚和埃塞俄比亚,回到利比亚。至于伊迪·阿明—乌干达总统及独裁者,被迫流亡海外,他带着四个妻子、数名情妇、以及20多名子女逃亡到利比亚开始其流亡生活,由于他的保安跟当地警察发生冲突,阿明被迫离开,先暂至伊拉克及后定居在沙特阿拉伯。

坦桑尼亚军队在战争结束后继续驻留在乌干达,一直到乌干达1986年组织民主选举,国家程序恢复正常为止。

影响

乌干达

乌干达在阿明被推翻之后的一段时间,政治依然动荡,各党派和民族之间的权力斗争严重。1979年4月13日,前大学校长优素福·卢莱教授被坦桑尼亚推举为临时总统。6月份,由于总统权力大小的争议,国家协商委员会委任戈弗雷·比奈萨取代卢莱出任总统。

1980年5月12日,比奈萨又被以保罗·穆万加为首的军事委员会撤职。乌干达随后由总统委员会领导,委员包括保罗·穆万加、约韦里·穆塞韦尼、奥伊特-奥乔克和蒂托·奧凯洛。

同年12月,战后的首次总统选举举行,前总统米尔顿·奥博特当选。不过选举存在争议,约韦里·穆塞韦尼声称奥博特是通过选举舞弊上台的,并宣布与政府决裂,带领他的支持者回到乌干达南部与西南部的大本营后,组成了人民抵抗军用游击战与政府对抗,史称“丛林战争”,直到1986年穆塞韦尼推翻奥博特之后,乌干达局势才大致回复稳定。

坦桑尼亚

坦桑尼亚打了一场胜仗,却付出了不少代价。战争对坦桑尼亚造成了短期内难以恢复的破坏和带来了庞大的军费开支,此外战后乌干达政局不稳,使坦桑尼亚必须在乌境內保持较长时间的驻军担当维和角色,这些都令到坦桑尼亚的国库空虚。几年后尼雷尔总统就因为国内经济的衰退而辞职。

乌坦战争也是近代以来,非洲大陆上第一次由一国武力推翻另一国政权。虽然对于坦桑尼亚来说是自卫还击,但是战争的继续和推翻阿明毕竟严重侵犯了乌干达的主权。这受到部分国家的猜疑和担忧。因此,在战后一段时间中,坦桑尼亚与其他邻国如刚果民主共和国(扎伊尔)、肯亚的关系一度有所恶化。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班公湖东边有哪些河流注入,为何湖水一边咸一边淡?未来怎么演化?

    班公湖东边有哪些河流注入,为何湖水一边咸一边淡?未来怎么演化?

  • 新加坡向500万人发便携防疫器,以协助政府追踪新冠病例接触工作

    人民网-环球时报【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辛斌】当地时间14日,新加坡政府开始向500万居民免费发放“合力追踪”便携防疫器,以协助政府更有效地进行新冠病例接触追踪工作。这款设备的功能与同名手机应用相似,后者早在今年3月推出,能够帮助新加坡政府快速准确地追踪社区之间的人员往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5

  • 俄方积极评价中方《全球数据安全倡议》外交部:中俄双方达成很多重要共识

    9月14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我们注意到,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俄期间,俄方对中方日前提出的《全球数据安全倡议》作出了积极回应,你能否介绍有关情况?中俄在维护网络信息安全方面达成了哪些共识?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介绍,网络与信息安全是中俄之间合作的重要领域之一。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访俄期间,同拉夫

  • 一架美军直升机在叙利亚东北部紧急降落

    新华社大马士革9月15日电(记者郑一晗)美国主导的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国际联盟15日说,一架美军直升机当天紧急降落在叙利亚东北部,未造成人员伤亡。国际联盟发言人韦恩·马罗托在社交媒体发布声明说,这架直升机实施紧急降落后安全着陆,未造成人员伤亡。声明称,紧急降落不是敌对活动导致的。叙利亚通讯社当天

  • “弱国无外交”悲剧重演,欧洲小国居然被迫未来6个月停止军演

    第一军情作者:执戈者“弱国无外交”,曾是“丛林法则”的产物,是无数被侵略与被奴役国家和民族的痛苦记忆,也是帝国主义列强罪恶的一部分。二战之后,国际关系平等化成为多数国家共同的愿望和呼声,联合国宪章所明确的一项原则就是:国家不分大小,主权一律平等。然而,70多年过去,在那些抱着旧殖民思维和霸权思维的国

  • 印度防长终于承认:和平很重要!但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

    文/行走斯图卡吵吵嚷嚷几个月后,印度政府似乎开始为愈演愈烈的社会情绪降温。继外长苏杰生在莫斯科与中国达成5点共识后,又有一名高层最近发出了和平呼声。据环球网9月15日援引《印度斯坦时报》的报道称,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当天在议会发表讲话,他承认,维护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对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至

  • 葛谟:旧火车将被丢在长岛海岸 促进人工珊瑚礁发展

    【侨报网报道】纽约州州长葛谟宣布,周三,该州将把旧火车车厢扔到长岛海岸外,以帮助促进该地区的人工珊瑚礁发展。据纽约邮报报道,葛谟周二上午在接受长岛新闻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明天我们要去一个非常酷的地方,我们会在那里把火车车厢扔到礁石上,这个礁石叫做亨普斯特德礁(HempsteadReef),但它在琼

  • 向中俄“发信号”?阿拉斯加州议员:美要在北极部署150架隐形战机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美国《华盛顿时报》14日报道,来自美国阿拉斯加州的参议员丹∙沙利文表示,五角大楼将在位于该州的北极地区部署150架隐形战斗机。报道称,沙利文表示,5年前他首次到达华盛顿时,发现五角大楼对北极的兴趣不大,甚至拒绝对该地区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但如今这种局面正在改变,五

  • #安倍为何如此中意菅义伟#日本媒体把安倍晋三,麻生太郎,菅义

    #安倍为何如此中意菅义伟#日本媒体把安倍晋三,麻生太郎,菅义伟三人形容成某种“不可思议的友情”,过去7年8个月的安倍政权,实际上就是由这三个人所主要支撑的。(1)实际上,2012年安倍试图第2次选举自民党总裁的时候,党内有很多人表示反对,主要就是安倍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好。但就在这时,菅义伟却大力支持,

  • #特朗普若选不上会怎样#媒体很多报道,说特朗普多次表示如落选

    #特朗普若选不上会怎样#媒体很多报道,说特朗普多次表示如落选,不会接受结果。各种反特势力借此引申,认为特朗普会违背民意,拒绝让出白宫位置,制造前所未闻的政治危机。这些说法有一定根据,因为特朗普2016年竞选时就表示只有选举“公正”,才会接受落选结果,这是总统候选人第一次在讨论是否接受民众投票结果时,